夏日限定
产出基本是自娱自乐,我慢悠悠地讲,如果你喜欢是我的荣幸。

你们期待的盛世,你们瞩目的时代

高考加油💪

沢田纲吉记忆里,他鲜有和云雀恭弥并肩行走的经历。为数不多的几次中,他们交流的也不多。云雀恭弥本来也不是爱说话的人,沢田纲吉也不大会说话,更不要说面对他一直没法拿平常心面对的云雀恭弥。曾经是不敢,现在是做不到。


唯独有一次,他俩暗中背着Reborn从酒席会场中逃跑,彼此都被酒精掩住了脑干,跌跌撞撞在海边走。


喝醉酒的说话从来不经大脑,更何况是刚成年、在此前从未碰过酒的两人。要说的话,也算是夜色正好,有风有海有氛围有那人。


于是沢田纲吉开口:“我就是!一直忍不了云雀学长这点啊!”


他被云雀恭弥拽着手腕拖着往前走,完全没有控制住音量。被酒精侵染大脑和脸颊的脸色...

万能记事簿本来应该是http://geyoumoyue.lofter.com/post/1f19cd49_12e527094

http://geyoumoyue.lofter.com/post/1f19cd49_12e527094

这两篇和还有一长段剧情的联合产物,总字数2w+左右。

但这篇文码的时候线过于延长,导致写到后来已经找不回感觉了,加之火车上那段有借梗倾向,想想就这样吧。

云纲很好,会继续嗑的,但写文只有六月份左右了。

平日太忙,我怕会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,这段时间就只有先暂停一下。


总之就是。

修行去了,六月份见!

【云纲】万能记事簿

云纲only

不完整的片段。

我流爱情,背景大概是联合打怪。

想说的只有他们的感情,强制升华主题(零分

十年后的再次相逢。


对云雀而言,没有意外,就像现在,他丝毫不意外自己看着沢田纲吉夜空星光之下闪亮的眸子,有想亲吻他眼睛的冲动。他为了心中莫名的感情躲了沢田纲吉十年,层出不穷的理由在他看来耗尽了他二十多年以来所有的交际力。


但那不像他。某一天他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,眼里的纠结不甘刺痛他,他更不能忍受自己无意识间透露出来的茫然无措。


那不属于他,那不是他。他开始思索他为什么要躲藏着过这十年。


有什么好隐藏吗?这份感情他从未感到过厌恶,那为什么他遮掩着不...

涉及到借梗,但又实在想写,就不打tag了


毕业那年,班上关系好的几个人组织了一场毕业旅行。也不知道山本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方法,将所有人都召齐了,简而言之,当沢田纲吉看见云雀出现在火车上时,有些微犯懵。


他睡在上铺,睁眼便是天花板。一路来风景很好看,但耐不住是熟悉了十几年的风景,看久了着实无趣。他和山本狱寺玩了一下午的牌,被放了一下午的水,也依然输了一下午。


站在一旁观望的六道骸出声呛他,他不甘心回一句有本事你来啊。六道骸上了,山本狱寺当然不会放过他,玩到最后六道骸脸上全是黄色纸条。纲吉在旁边笑到胃痛。


他抬头擦笑出的泪水,看见云雀恭弥望向他的眼神,他还来不及招呼云雀一起,...

目的地

各种原因废掉的文。但我个人很喜欢这个设定。等我调整过来了就重新写过吧。

云纲+伽尤

还有好大一段剧情没走就8k了,再加上自己写得有点赶就崩掉了。


沢田纲吉坐上这班列车的时候,知道自己大概算是一个异类。


到目前为止,这还不是一班有去无回的列车,它重新走在它前辈走过的路上,带着车上大部分人想要知道真相的近乎于疯狂的热情,向着人们所向往的未知前进。


十二月十五日,隆冬将至。



沢田纲吉从漫长的放空状态中回过神来,突然间充斥满耳的声音令他不大适应。他微微活动自己因久坐而僵硬的身体,起身去往洗手台。


他将水扑在脸上,微微打起精神。一旁的人拿帕子擦着脸,对他说:...

虽然边爽边放

但六月份之后多半会大修xd

【云纲】至于盛夏1

特殊注意:

偶尔欢乐向,随缘更(我尽量

第一章节奏还是有些快,所以后面会慢一些。

有些bug是伏笔,有些是真的bug。有点忙,我随后修文。

他们结婚了。

沢田纲吉:这和我想象的婚姻完全不同。


沢田纲吉坐在椅子上,僵硬地拿着手机,手指无意识在屏幕上滑动。 Reborn 坐在他对面端着咖啡慢慢品尝。云雀恭弥靠着墙站着,盯着面前的矮桌不知在想什么,隔他们有一段距离。


沢田纲吉眼眶正对着手机屏幕,视线飘向坐在墙角对着电脑一顿猛敲的入江正一身上。在向上是斯帕纳那一头帖服的金色头发,和自己的完全不同。


沢田纲吉感叹了一下自己的技术人员发质的优良,再一想就...

【云纲】我于某日死去

一个突发奇想的超短篇。

有点凉的云纲甜饼。

“此时此刻云雀恭弥的所思所想”这样的故事。

这个话题最开始挑起的时候,云雀恭弥很平常的和沢田纲吉饭后消食,在住宅附近闲闲地逛着。

沢田纲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本来很开心地讲着自己看见的听见的,觉得有趣的,让自己发笑的,忽然就沉默下来,不说话很久,再开口时,这个沉重的话题就脱口而出。

“云雀学长,你觉得,假如,”他强调,“是假如,有一天我死了,会怎么样呢?”

“还不是照常运作,”云雀恭弥想了想,似乎有些不太在意似的回答他的问题,“虽然听上去很无情,但确实是这样。没有谁死了这个世界就不能存在,也没有人死了别人就会活不下去。”

“你知道的,人的...

© 葛幽茉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